一个母亲的力量有多大?

作者:刘树鹏     来源:作者原创 时间:2018-05-12 07:49:30
 3.jpg   那一年,我在镇上的初级中学读书。一个礼拜天的下午,跟村里去镇上交公粮的马车回学校。   好几辆马车排成长队,走在乡村的土路上。赶车的叔叔大爷前呼后应,好不热闹。   我坐在一辆马车的右边车辕上。那辆马车装满了麻袋,每个麻袋都装得圆鼓鼓的。在高高码放的麻袋上面,坐着一个邻居嫂子,她怀里抱着吃奶的孩子,跟车回娘家。   我的一个本家叔叔赶着这辆马车,走在车队的前面。由于装得粮食过重,两匹拉车的马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前几天刚下过雨,路面虽然干了,但留下深深的车辙。马车得绕开那些车辙,靠着路边走。   向前走着的时候,路边忽然出现一棵粗大的柳树。马车恰好绕过一道车辙,与这棵树狭路相逢。   情况十分危险,我赶紧从车辕上跳了下去,闪在旁边。就在一瞬间,两匹马虽然躲开了那棵大树,但马车的车辕却撞在树干上,一下子翻了过去。   整辆马车,连同满车的麻袋,全都扣在母子俩身上。   一大堆麻袋压在路上,根本看不到母子俩影子。人们慌了神,一边急着把麻袋挪开,一边议论说:“孩子恐怕保不住了。”   大部分麻袋搬开的时候,人们才看到邻居嫂子----她跪在地上,身体前倾,用全身的力量抵住了整车的粮食,憋得通红的脸上挂满汗水。   在她的腹部与地面之间,有一个小小的空间。裹在被子里的孩子在那里香甜地睡着,安然无恙。   我被眼前的这一幕惊呆了---一个母亲的力量究竟有多大?   所幸的是,邻居嫂子也没有大碍。她的儿子如今已大学毕业,在一个遥远的城市里娶妻生子。   我偶尔回老家,碰到那个嫂子。她的鬓角已经有了不少白发,脸上挂着淡淡的笑。   没听她提起过三十多年前的那件事。在她的心里,或许认为那是一件极普通的小事。   然而,我始终没有忘记她跪在地上,护住孩子的那个姿势。那个问题也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没有抹去---一个母亲的力量有多大?   没有想到,2008年5月12日,另一个母亲以同样的姿势,浮现在我的眼前。 2.jpg   汶川大地震过后,救援人员挖开一片废墟,忽然看到这样一幅情景:一个妇女双膝跪在那里,整个上身向前匍匐着,早已没有了气息。   在她的身体下面,躺着她的孩子。抱出来的时候,孩子还在那里安静地睡着。   在孩子的被子里,人们发现了一部手机,里面保存着一条已经写好的短信:“亲爱的宝贝,如果你能活着,一定要记住我爱你。”   房屋倒下来的时候,年轻的妈妈跪在那里,护住自己身下的孩子。多少人看到这条新闻的时候,不由自主流下了泪水----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她的身上承受着多大的重压?   一千多年前,一个母亲为了拯救自己的孩子,跪了二十年。她就是奥古斯丁的母亲。   当十六岁的奥古斯丁悄悄溜走,去罗马追逐世俗繁华的时候,母亲正跪在屋里为儿子流泪祷告。   奥古斯丁在罗马城与一个女人未婚同居,有了私生子,而且沉迷于摩尼教,不能自拔。母亲得知消息,每天都长时间跪在主前,为儿子切切祷告。   奥古斯丁回来回忆说,他的母亲为他流泪祷告,远过于一个母亲痛哭死去的孩子。   一个年长的主教安慰她说:“你为你的儿子流下了这么多泪水,这样一个儿子是不可能死亡的!”   奥古斯丁悔改受洗的那一年,他的母亲安然离开人世,因为她多年跪在地上为之祷告的儿子,终于回到基督的怀抱。   奥古斯丁是神兴起使用的大能仆人,他对基督教会和世界历史都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而这一切,和一个默默无闻恒切祷告的母亲密不可分。   一个母亲的力量有多大?要想回答这个问题,应该先想想爱的力量有多大。   在一个个柔弱的女人身上,那来自永恒的爱,产生了多少不可思议的奇迹和力量。       (本文来自作者微信公众号:诗意恩典)    TAG:母亲 力量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上一篇:夏季,姊妹如何穿衣才合宜? 打印文章   录入:雪鸽   责任编辑:雪鸽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shenghuo/292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