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和李咏都走了,生生来来往往,没有来日方长

作者:何天朵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 时间:2018-11-02 08:05:20
 s.jpg   近来,每天黄昏我都会去附近的树林里散步,走在树林的小径上,不时有片片树叶飘落。   古人曾有“一叶落而知天下秋”的说法。秋风扫落叶,听起来未免有点肃杀,试想多愁善感的诗人看到秋风落叶之后,一时间敏感的神经被深深触动,会想起故乡、亲眷、友人,而自己此刻仿佛是秋风中一片随风飘零的落叶,于是提笔蘸墨写下诗文,似乎也就不足为奇了。   其实,从另一个角度看,天高云淡,秋风送爽,时令转换,落叶纷纷,未尝不是秋天里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唐代诗人杜牧看到秋天的红叶,就吟出了“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句子。   自然界的事物,都会遵循自然规律而变化。鲜艳的花朵终将凋谢,喧闹的虫鸣终将沉默,涌流的泉水终将枯竭,鲜活的生命终将结束。   走在树林的小径上,我看着飘落的树叶,看着旁边纵横整齐的墓碑,脑海里一一浮现出过世亲人和两位名人李咏和金庸的脸庞。他们两位,一位是英年早逝,一位是寿终正寝,没有什么比迟暮的美人和明星名人的离世更让人感到时光的苍凉的了。两位名人,曾经那么光艳照人,明眸善睐,一笑倾城。如今的他们,已在尘世荡然无存。时光像一个无情的刽子手,凌迟着美丽的容颜、鲜活的青春。人就是这样,生老病死,多么无奈而悲凉啊!   我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墓碑上刻的字。   有几块墓碑上的字让我记忆犹新:“我躺在了这里,是因为我虚度了光阴。” 我向前走了几步,这块墓碑上写着:“我曾经与你现在一样,过不久你也会像我现在一样。”我又向前走看见:“少年人啊,我们都是虫蛆的食物,信不信由你。”   前边的辽河边,我的父亲也永远睡在一片白杨林里。那片树林里,有一棵老树,高高地擎起一方蓝天。我不知道它有多少岁了,只知道它比村里最老的老人都老,它送走了很多的老人,却依旧独立在村庄的一端。   在这个秋天的黄昏,我最怀念的是童年冬夜傍晚时分家家户户升起的炊烟,那么接地气,袅袅升腾着,帮我辨识着家园的方向。那时一家人常围着柴火取暖,电视剧里播放着金庸的【雪山飞狐】,我和妹妹边看电视边吃父亲烧的烤红薯,那是金庸早期写的电视剧本,我一直记得胡斐英俊果敢的样子和那双深情的眼睛,寒风潇潇,长路漫漫,他和如花美眷一起走过风雪弥漫的街头。冰天雪地里,他把大衣解下来披在她的肩上,她依偎着他一起取暖。   在少女的记忆里,我喜欢【雪山飞狐】里玉树琼枝的意境和英雄佳人相爱的深情,胡斐那份将琼花留与佳人相看的爱情,有淡淡深情的美。   如今这些都成了遥远的回忆了。仅仅几十年的时光,一切都变了。时光的印痕,深深地雕刻在每一个角落。   燕子去了,有再来的时候;杨柳枯了,有再青的时候;桃花谢了,有再开的时候。可是,我们生命中的美好年华去了就不会再复返了!   时光以游走的姿态,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人们,这个世界时时刻刻都在变化。那些深深浅浅、长长短短的印痕,记录着过往,记录着变迁。孔子对着滔滔江水感叹:“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我们每个人,都在不停地失去,不停地得到。   是的,人生苦短,即使活一百岁,在世上也不过三万六千五百天。但是各人对光阴的应用和产生的效果,却有着天壤之别。   “死亡”,是世人最大的悲哀,许多人都惧怕死亡,而用各种方法逃避死亡,但最终死亡仍然会临到我们。圣经说:“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后且有审判。”(希伯来书第九章27节)“无人有权力掌管生命,将生命留住;也无人有权力掌管死期。”(传道书第八章)   然而人死了就完了吗?不是的,圣经告诉我们:“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圣经约翰福音第十一章25节)由此可知信主的人死了,将来有复活的盼望。   本来神最先创造的人,就是我们人类的始祖亚当和夏娃,他们有神永生的生命,是不会死的,也不需要从死里复活。   可惜我们的始祖犯罪,违背了神的诫命,吃了分别善恶树上的果子。犯罪的结果就是死,因受到罪的咒诅,所以人生在世有病患,衰老及各种患难痛苦,最后进入死亡。   再看看我们四周,撒旦也正千方百计地用五颜六色的世界来迷惑世人,通过那些不健康的视频、麻将馆、美容院、咖啡屋、洗脚店……,让人迷恋罪中之乐,忘却光阴的短暂,忘却生命的责任,忘却最后的审判。多少人糊里糊涂地消耗着自己的灵魂,又莫名其妙地掉进了幽暗的世界。在世上几十年的忙碌,究竟有多少果效可以存留到天国?   圣经说,人本是尘土,最终仍要归于尘土,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   当我们处于世俗的捆绑当中,只要我们呼求主,他便会释放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不再被奴仆的轭辖制。   感谢上帝将祂的独生子耶稣基督赐给我们,主耶稣于二千多年前降世为人,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被钉死在十字架上;第三日祂战胜死亡,从死里复活了,而成就了救赎大恩。只要我们认罪悔改信靠祂,祂就赦免我们一切的罪,并赐给我们永生的生命。耶稣亲口说:“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必复活。”   信主的人,虽然肉身仍会衰败死亡,但他里面的灵魂会进入天堂,享受永生的福乐。直至主第二次降临时,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就在一霎时,眨眼之间,号筒末次吹响的时候,因号筒要响,死人要复活成为不朽坏的,我们也要改变。这必朽坏的〔肉体〕,总要变成不朽坏的〔荣耀的身体〕。”(圣经哥林多前书第十五章52-53节)也是圣经所说:“身体得赎。”(罗马书第八章23节)   但人所作的事,连一切隐藏的事,无论是善是恶,上帝都必审问。   亲爱的朋友,你惧怕死亡吗?你盼望死后复活吗?愿你悔改信耶稣,就必得着祂复活的新生命;当走完今生,面对死亡时,不但不惧怕,还可“视死如归”,而向它挑战:“死啊!你得胜的权势在哪里?死啊!你的毒钩在哪里?”我们借着主耶稣基督的得胜,将来必从死里复活,阿们!  TAG:金庸 李咏 去世
【作者简介】 何天朵:旷野呼声作者。大学中文系毕业,受洗归主十多年,被主呼召福音文学写作,文章散见于主内外杂志和平台,愿意在文字侍奉上尽绵薄之力!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也谈“教会病了是因为领袖病了”  上一篇:李咏走了,“幸运52”不幸落幕了! 打印文章   录入:一道江河   责任编辑:一道江河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