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在悲剧与闹剧间跌宕

作者:蒙福雁羽     来源:旷野呼声作者 时间:2018-05-11 00:21:07
 t010a04c2918f1bc4cc.jpg ——评莫言长篇小说《蛙》 有几年没有读莫言的作品了,这次一读到他的新长篇小说《蛙》,可以用大惊失色来形容自己的第一反应。然后,就是惊叹与深深地钦佩。他将刀刃般的笔触,毫不犹豫地直插入人性的肋缝,将我们许多年里不惜一切代价推行的国策,置于世界的审判台上,引我们参透那本质,令我们想起鲁迅曾经的呐喊:杀人。救救孩子! 小说的女主人公,是”——剧作家蝌蚪的姑姑,一个计划生育的管理者与实行者。这位将国策当作信仰、半生跟随的乡村医生,原本集聪慧、端庄、勇敢、大气于一身,是人人夸赞的好女子,而当她在悠长的岁月里,一次次将胎儿扼杀在母腹里,甚至连自己的侄儿媳妇也没放过;一次次成为乡人家破人亡的始作俑者,成为名震一方的女强人时,她的人性被严重扭曲了,命运也被一次又一次改写。 莫言以书信体来写完这一个故事,用话剧来作为这一个故事的结局。收信人是一位关注中国国策、关注民生、关注人性的日本文豪。最近,先生在与莫言的会面中,谈到了这一位在小说中被称为杉谷义人先生的文豪,其实是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大江健三郎先生。他一生都在思考鲁迅,作品也曾受其影响。也因此,他与莫言才是如此气息相应,心灵相通吧。 书信体的另一个益处,就是自由,可以尽可能地涵盖更多内容。背景仍然是高密东北乡。那些诞生在姑姑手中、与蝌蚪一起长大、有着奇异名字的肝、胆、鼻、耳、眉、心们,他们各自的命运就在整个历史的河流中颠簸流淌,没有抓手,没有泊处,完全地身不由己。当他们在饥饿、贫穷的状态下,集体无意识地长大成人,曾经迎接了他们生命的姑姑,却成了一个扼杀他们下一代的光荣杀手。姑姑曾经痛斥接生婆为老妖怪,害人精!;但是此时的姑姑,已经不知不觉中蜕变成了她最恨恶的同样的角色。 不管姑姑愿不愿意,每一缕冤魂都积存在她的记忆深处了,她无法再得到幸福。莫言没有强调她的悲剧感,也没有说到因果报应这样的字眼,但是,事实却一再地证明了这一点。姑姑的婚姻一再夭折于酝酿之中,仿佛未出生的胎儿被扼杀一般。当她坐着轮船,满河里追捕逃避的孕妇时,那种决绝、刚硬、不管不顾,简直可以用疯狂和穷凶极恶来形容。 但是,这绝非她的本相。而是她在踏入人生的最初,就走入了一个盲信的误区。她的事业、她的人性、她的一生,几乎都毁在从这个开头引出的那条盲信的路上了。有人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我常常三思而不得其解。但是,从姑姑身上,我发现了这个解。愈是到了晚年,姑姑欠下的债就越是沉重,灵魂深处的愧疚与恐惧就越是不可收拾。莫言用魔幻的笔法,描述了许多个可怕的场景。那些死去的胎儿们,他们的冤魂化身为铺天盖地的蛙,将姑姑抓住,咬住,攀住,缠住,向她讨还血债。那个场景是一个象征,对于无辜生命的扼杀,这笔血债总是要还的。 姑姑最终嫁给了将她从恐惧中救回家里的泥塑艺人郝大手,而一生追随暗恋姑姑的秦河,也成了另一个泥塑高手。这可真是令人玩味。他们的所有工作,都成了塑泥娃娃。一个按着姑妈的回忆,将那些没能出世见到日光的胎儿们,一个一个还回原形;另一个则为所有的泥娃娃滴入指血,意味着重还它们以生命。他们的努力,仿佛某种象征,妄图以一己之力,来修复姑姑几十年里所受的戗害。姑姑是可恨的,又是可悲可怜的。一个让所有的生命都饱受痛苦、伤痕累累、无法重归幸福的国策,一定是非人性的。这是对生命的公然背叛,对天道的完全悖逆,对人性的彻底颠覆,这是一个民族的大悲剧! 随着时代的脚步,这场悲剧正在变为一场闹剧。蝌蚪的妻子因为计划外怀孕,最终一死两命;他的第二任妻子小狮子姑最忠心的徒弟,因为遭了天遣,同样生不出孩子来。只是这时,打着养蛙工场招牌的代孕公司诞生了。那个在打工中遭遇火灾、烧尽所有美貌的残疾姑娘陈眉,成了小狮子选择的代孕母亲,最终为蝌蚪生下了儿子。 此时的姑姑,是抱着赎罪的心态,来帮助小狮子成就这件大事的。她巧妙地配合了小狮子的伪装,接生下陈眉的儿子,抱给了小狮子。所有的人都如愿以偿了,只是陈眉,疯了。正如莫言在书信的最后所说的那样,每个孩子都是唯一的,都是不可替代的。沾到手上的血,永远也洗不净;被罪感纠缠的灵魂,永远也得不到解脱。 姑姑得到解脱了么?在最后的剧本里,姑姑因着那一场假戏真作的接生,重新归位于生命迎接者的角色。因着这样的迎接,她似乎可以自我安慰了,可以为所有的曾经蒙上一块遮羞布,可以从此不再回首,可以当作是自我生命的再生。只是,面对又一个鲜活生命的疯癫,姑姑的心真的能修复如初吗? 一路将《蛙》读下去,我读出了莫言笔下对生命与灵魂的追问,读出了对信仰的追索。再迈一步,他或许就够到了天道,就抓住了上帝之手。任何一个生命,若想得到真正的再生或重生,若不解决灵魂当中罪的问题,老我是不可能死去,新的生命是不可以诞生的。在剧本的最后,姑姑自以为是的再生,只不过是又一次的自欺欺人罢了。天上地下,唯有基督耶稣有赦罪的权柄,唯有这位道成肉身的上帝,可以洗净我们的罪,可以让我们真正重生,并且赐我们永生。 见到莫言的时候,我就这样对他说了。    TAG:人性 悲剧 闹剧 跌宕
【作者简介】 蒙福雁羽:姊妹,旷野呼声作者,基督徒作家。曾出版小说、散文、剧本、随笔等十余部。此外,她发表在海内外报刊杂志上的信仰文章,已汇集成书,书名为《守望》,已在近期出版,其编剧的电影《楼》已经公映。
赞助商链接
下一篇:读谢文郁《道路与真理》一书有感  上一篇:比较神学与《对读》的价值取向 打印文章   录入:大漠   责任编辑:大漠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众说纷纭Comments

相关评论共有 条评论

我来说几句
昵称: 验证码: 如果您无法识别验证码,请点图片更换
  •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版权声明:凡来源处注明为“本站原创、旷野呼声作者、原创投稿旷野呼声”的文章需经本站同意才允许转载(转载时需注明来自旷野呼声),否则即被视为侵权行为。
对于非本站原创的文章可以允许转载,但是原作者与来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
/xstj/292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