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08-11
    0条评论 作者:
         李盈盈这些天情绪很低落,以至于身体都不太舒服,一直觉得疲惫。晚上也睡不好,有时半夜就醒了,再也睡不着。为了不让自己想太多,她就弹琴,哪怕是在后半夜,都是些优伤的曲子。   这次这么不经意的,没...
  • 2018-08-10
    七月中旬的这个礼拜天,高长远,邓洁夫妇俩没有似往曰那样,带着他们家的一对宝贝孪生双胞胎女儿高欢和高唱,欢欢喜喜地来教会参加主曰崇拜活动。...
  • 2018-07-21
    0条评论 作者:
         我是个多梦的人,做些奇奇怪怪的梦,有些忘了,有些一直记得。   前一阵,我做了一个噩梦,梦到一个黑盒子。梦里我下班回家,挺累的,也不知怎么的非常生气,忽然一把将写字台上的东西全扒到地上,很多东...
  • 2018-07-20
    有个郎中,姓郝,医术高明,又不端架子,人们都乐意找他看病。这天,他在三十里外一户人家里救了一个垂危病人,回来的路上,走着走着天就黑了下来。郝郎中心里不免有些发怵,捡了根木棍捏在手里,给自己壮胆。 ...
  • 2018-06-29
    0条评论 作者:
    我是个多梦的人,做些奇奇怪怪的梦,有些忘了,有些一直记得。   前一阵,我做了一个噩梦,梦到一个黑盒子。梦里我下班回家,挺累的,也不知怎么的非常生气,忽然一把将写字台上的东西全扒到地上,很多东西摔烂...
  • 2018-06-01
    0条评论 作者:
    柳彼得是我们东北乡资格最老的基督教徒,他孙子柳卫东是我小学同学。我们俩不但同班,而且同桌,虽然也打过几次架,但总体上关系还不错。   柳卫东原名柳摩西,“文革”初起时改成了现名。当时,他不但自己改了名...
  • 2018-05-25
    九月最后一天的早晨,小马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洗头。头发乱糟糟的,棕树蔸似的。他盛了一陶瓷盆水,端在走廊尽头的洗脸架上。镜子里的那人嘴角依然还残留着一丝血迹,在隐隐作痛。小马想半天也不记不起来是谁干的。...
  • 2018-04-28
    这条项链并不昂贵,但是它象征她和丈夫的爱情和婚姻。自从在教堂里举行婚礼的那一天,这条项链,被丈夫亲手戴在她的颈子上时,她和丈夫的情感便在牧师的见证下,已融入彼此的生命中!这条项链,对于她和丈夫来说,意...
  • 2017-12-14
        龙8娱乐平台,爱从天而降,   为要寻找迷失的羊;   龙8娱乐平台,神在肉身显现,   为要发出救赎之光。   心灵的枷锁将要脱落,   拣选的族类将要释放!    黑暗中行走的百姓,   见到了耀眼光芒;   坐...
  • 2017-07-03
    沫沫神情呆滞的站在河边的小道上。她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把它慢慢的丢进了河里,离开了沫沫手的手机,很快就坠入到河里,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是梨子手机最新版本P7。它曾经给沫沫带来了不少艳羡的眼光,可是,如今却...
  • 2017-07-02
     2017年6月25日,是一个主日。甄牧师和往常一样,早早地起床,灵修过后,便来到自己熟悉的教堂,按着惯例站在门口,和前来作礼拜的弟兄姊妹一一打招呼。不过,了解他的弟兄姊妹都已发现,他今天脸上的笑容没有平时那...
  • 2017-05-18
    2条评论 作者:
        我叫杨颖,挺俗的一名儿,我很讨厌我的名字,倒不是因为它俗,而是因为是我父亲取的。   我在家排行老二,生下来就被送了人,假如被送到天涯海角,也就算了,偏偏是送给了我姑。从小我就知道,谁是我亲生...
  • 2017-03-07
    1条评论 作者:
    坚持上帝的原则,任他明月下西楼。...
  • 2017-03-07
    0条评论 作者:
    终于回到神那里,终于愿意顺服,终于被医治。...
  • 2017-03-07
    0条评论 作者:
    白雪终于认清现实,但这中间所有的伤痕,该如何去算?...
  • 2017-03-07
    0条评论 作者:
    若不是最终上帝的介入,只怕白雪未必能够抽身。...
  • 2017-03-07
    0条评论 作者:
    一个人走背离神的道路,到底要走多远自欺多久,才会回头?...
  • 2017-03-07
    0条评论 作者: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可惜顾衍命定不是白雪应得的归宿。...
  • 2017-03-07
    0条评论 作者:
    爱情,爱情,白雪如此渴求的爱情,甚至丢下一切去追求的爱情,到底真正能带给她什么呢?...
  • 2017-03-07
    0条评论 作者:
    爱情的逝去是不经意间的,没有人能够把握得住。...
  • 2017-03-07
    0条评论 作者:
    丢下了一切的道德标准,难道那些标准就不复存在了吗?难道继续做错的事情就没有内疚感了吗?...
  • 2017-03-04
    0条评论 作者:
    以别神代替耶和华的,他的愁苦必加增。在世界上哪有我们手里抓得住的?连爱情都不能。...
  • 2017-03-01
    0条评论 作者:
    米甸的夜特别冷,风不时的拍打着门扇,沙粒敲打木头的声音一阵阵的闯入我的耳中。今夜辗转难眠。睁开眼睛,看到火炉里闪烁出来的光在屋顶上跳跃着,每年这时候风总是要肆虐一个多月...
  • 2017-02-28
    0条评论 作者:
    许多眼前的美好,是自己给自己编织的谎言。但愿长醉不愿醒的人,往往都喜欢这样。...
  • 2017-02-25
    0条评论 作者:
    就好像被人往一滩沉寂了许久的池塘里丢了一块石头,心里泛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想要水面平静下来,却难以止住。出差回来的第一天,白雪理了理几个合同,心乱如麻,还是去了浮世清欢坐坐。背景音乐是张信哲的拾荒,“...

赞助商链接

  • 热门文章

赞助商链接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旷野呼声 2004-2018 关于我们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网站导航 | 旷野呼声手机版 | 联系邮箱:kuanye.net@163.com
基督教福音网站联合声明
本站部分文章资源来自互联网及读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或文章报道不实,请及时联系我们。